汉服在当代并未边缘化,反而会越来越主流

“素净的豆青色,繁复的花纹,衬着温婉的东方面孔,精致典雅,高贵大气。”这是2017年5月16日,身穿汉服的林志玲,出现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上,留给大众的印象。然而,在这古朴美好的背后,关于“汉服”的争议,自本世纪初汉服之“热”开始升温到现在,就从来没有停息过。这场口水仗即是始于“汉服”的喜爱者们发起的“汉服运动”,在汉服渐趋流行的大背景下,该如何评价和看待这场“运动”,成为传统文化复兴浪潮中汉服如何传承与发展不得不回答的问题。

著名学者龚鹏程认为,“汉服运动”有很多误区,夹杂了很多不必要的民族情绪。在几千年的发展中,虽然每个朝代都有不同的汉服样式,但体系一贯的。汉服在清朝并未中断,真正的中断反倒是因为现代西服洋装的兴起。而一谈民族文化就担心落伍、狭隘,这是中国人所特有的现象。事实上,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普遍地趋向一致反而不是主流,“全球在地化”才是最新的趋势。中国的服饰文化自古以来就十分发达,通过复兴传统衣冠形式来复兴传统文化也是一种未尝不可的尝试和选择。

汉服在当代并未边缘化,反而会越来越主流
微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中林志玲身穿汉服剧照

凤凰文化:汉服有“从黄帝到明末,延续几千年”之说,据说是在清朝满人入关“割发易服”后中断,汉服在数千年延续和发展过程中,从样式上来说主要有哪些变化?古代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都会穿汉服吗?

龚鹏程:我们分开谈。首先,“汉服运动”有很多误区,认为满清入关后汉服就中断了,就是其中一个著名的误区,夹杂了很多不必要的民族情绪。实际上,满清入关,虽说剃头辫发、改易服饰,但服装体系并没有太大变动,女性基本延续明朝,男人的服装虽然和明朝较不一样,但体系仍是一贯的。例如说孔子说夷狄都披发左衽,而清朝却也没有开左衽压!所以真正的中断,是现代,大家都穿西服洋装才中断的。

其次,汉服在几千年的发展中,每个朝代都有不同,但体系一贯的。只是袖子、裙摆大小宽窄不同,或每个时代新的时尚、花色图样各有不同罢了。但那都是细部变化,总体上体系是完整的。我们看古人的服饰,觉得式样繁多、花色复杂,很多不一样,是因为我们不清楚服装的功能与类型。穿衣服是看场合的,参加什么活动、在什么场合穿什么服装,当然都会不一样。我们对古人的生活环境、场合、体制、礼仪不太清楚,以为古人每天都像戏剧里面那样穿宽袍大袖、长裙曳地,其实不然。衣服有礼服、常服、工作服、行业服之分。所以我们可以说他们日常穿的都是汉服,只是形式和功能有所区分而已。

凤凰文化:据说汉服的设计、剪裁、打版都有一套规范的标准,主要有什么样的讲究?这些讲究是为了追求美感和舒适度,还是为了表达某种思想和文化?

龚鹏程:现在谈汉服的人喜欢强调它的设计、剪裁、打版的规则和标准,只是在强调匠人精神。由于我们对于整个传统服饰的制作已经很不熟悉了,现在开始要恢复,所以不免会从技巧上的末节开始关注起。然而真正讲汉服,是要针对西服说。汉服与西服,最大的差别不是技术,而是观念。西方现代的服装,旨在表现身材、修饰身材,我们汉服则主要是体现文化价值,审美和文化是结合在一起的。彼此的身体观很不一样。

凤凰文化:汉服中断数百年后,在本世纪初逐渐开始热起来,甚至形成一种“汉服运动”,有人说这代表着汉族的民族主体意识觉醒,也有人说“汉服运动”是传统文化走向复兴的一种表现,但也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样一套衣冠样式仅仅是徒具古时之表,更多的是一种符号意义。您怎么看待这场“运动”和这些说法?

龚鹏程:汉服并没有中断数百年,中断只是西服慢慢在中国流行起来之后。现在衣食住行中,饮食还保留很多中式习惯,但衣呢?西式服装成为日常,甚至我们参加很多典礼活动都要求穿西服,认为那是“正装”。所以,现代才有中国人不懂得或不爱穿中国自己衣服的现象。而现在出现的汉服运动正是回归到“每个民族都应该有自己的衣服、穿上代表自己民族和文化的服饰”的基本状态。

在现在全球化的时代,如何去辨识我们和别的民族不一样呢?除了形体长相,服装自然是最清楚的,一穿出来就知道是哪个民族、哪个地方的人。由服装上产生对文化身份的辨识是非常自然的。有些人说汉服运动是徒具形式外表,说得很好,但批评的人连这形式外表都没呢!要知道,服装本来就是文化符号,如果只为了遮体避寒,那何必需要那么多种不同的服装?犯人穿囚衣、酋长插羽毛,不同身份的人服饰自然不同。既然服装本来就是重要的文化符号,那我们就要重视它的符号价值。例如参加国际性活动,如APEC,都会安排一天让各国元首穿着代表它自己民族的服装。那时,我们的领导人也只能穿西装,不显得尴尬吗?现在很多人出国,都会准备一套能代表自己民族和文化的服装,就是这个道理。服装本来就是文化的一种体现,我们不能假装说服装不体现文化。批评汉服运动只有一种符号的意义,那确实也就是不太了解符号的意义了。

汉服在当代并未边缘化,反而会越来越主流

2014年APEC会议领导人穿“新中装”合影

凤凰文化:您在之前的演讲中也提到过,真正的传统,更应当指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衣冠的形式。由于社会的发展,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和对服饰的需求,已经和古代社会拉开了巨大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以古代标准所制的汉服,与现代人的需求之间是否会有冲突?

龚鹏程:这其实是现代人头脑不清才有的疑惑。我们去看日本、英国皇室贵族大婚,他们穿的,难道不是自古以来的贵族礼仪性服装吗?现在我们不太了解礼服和常服的差异,古人工作时穿的是工作服,日常家居穿家居服常服,客人来了就需要盛装。常服和工作服在我们现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可以穿的,并不影响工作和作息,在西方也是如此。但他们参加典礼宴会一定会盛装打扮,其服饰则都向古代礼服看齐,或借鉴古代礼服,所以说根本没有和时代不适应的问题。现在年轻人结婚时不也喜欢穿着古式礼服来拍照吗?

凤凰文化:这些年来,不光是汉服,各式各样的国学馆、传统武术培训等形式的传统文化的产业数量猛增。中国似乎正在经历又一次的文化运动,有人将之称为"东方文艺复兴",但也有批评者认为这场所谓的“复兴”其实是在“死人棺材里挖财宝”,背后是巨大的商业利益在驱动。您怎么看待这场声势浩大的“文化复兴”运动与商业化之间的关系?

龚鹏程:文化复兴本来就是向古人借智慧。把它说成是从死人棺材里挖财宝,这种挖苦的话说起来容易,实际上都是耍贫嘴。如果我们这样来谈,那么西方的文艺复兴该怎么看呢?文艺复兴也毫无价值吗?之所以会出现文化复兴运动,本来就是因为我们对现代社会有批判、不满,要改造现代社会。改造现代社会只有两种方式:一,提出一套全新的东西,如马克思的未来社会主义美丽新世界。二,从古代的文化里找一种新的可能性。这样才能对现代社会的批判和改造,可以有帮助。而文艺复兴向来和商业活动之间不排斥,西方文艺复兴早就是如此了。

凤凰文化:尽管汉服背后有着传统文化的积淀,但更多人穿汉服不是为了追求传统文化复兴,而只是因为美观。在另一部分人眼里,汉服被视为cosplay的一种。“汉服运动”最初所崇扬的文化复兴的理想主义情绪陷入低谷,而汉服在小众的现代审美中被热捧,终究难以成为主流。您怎样看待汉服在当下这种边缘化的现象?

龚鹏程:我不觉得汉服运动在当代社会有边缘化的现象,反而汉服运动它越来越走向主流,而且在以后的发展中它也一定成为主流。因为汉服运动从完全不被人看好和没有人参与的情况中,发展到今天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就可以看出它的趋势。这种趋势中本来也会有很多新的发展,所以现在已经有很多流派,有不同的主张,也有不同的做法,彼此当然也互相批评。但他们共同创造了整个汉服发展上的一些新的动向,一些人创造“新汉服”,一些人做复古,了解中国古代服装传统。

汉服在当代并未边缘化,反而会越来越主流
2011年,新《倩女幽魂》韩国首映,刘亦菲穿韩服亮相

凤凰文化:有人说汉服的概念是在比较中产生的,也是对过度洋化和盲目追赶西方时尚倾向的一种文化的反弹。经济实力提升后,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民众开始寻求民族主体意识的认同,日本有和服,韩国有韩服,所以他们寻找汉服,寻找中国式的东西,似乎要从中国的历史中找到能与强大的西方文明相对应的存在,以此寻回失落的自我和身份。但也有人指出这种不断强化“民族化复古化”的民族主义在“全球化现代化”的当代世界面前,显得相当狭隘,对于中国人的意识和思想更是一种束缚。您怎么看待这些观点?

龚鹏程: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全球化的发展使得世界越来越同质化,每个城市基本都一样,所有的楼房都差不多,所有人穿的衣服也都一个样。在这种环境下,人要表达自己的个性、民族性,才会故意展示出自己穿的服装和别人不一样。而且很多时候,现代化并不一定要以牺牲自己在服装上的本民族性来作为代价,如日本、韩国、欧洲。一谈

原创文章,作者: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3hanfu.com/1472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