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八百多年前的陆游一路舟车劳顿

来到临安

却在江南烟雨的小阁楼里

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

和巷陌传来的那一声悠扬的“卖杏花”

觅得了心灵归处的宁静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姑苏繁华图》中卖花的店铺

然而,在街市的一片喧哗之中

陆游为何偏偏注意到了卖花小贩的吆喝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

恐怕还得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闲锄明月种梅花·种花

在一片春色如许中

如果你看到挨家挨户的花园里

都栽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

那么恭喜你已经成功地穿越到了——

宋代,一个百花争奇斗艳的时代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清 余省 《种秋花图》局部

天还未亮

花农们就已早早地来到花园

他们不辞辛苦地弯着腰

松土、播种、浇水……

一整套流程下来

深埋泥土的种子开始发芽,抽枝

只待明年开出美丽的花朵

便能在花市上赚个盆满钵满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清 余省 《种秋花图》局部

在宋代,这样兢兢业业种花户不在少数

《陈州牡丹记》记载:

“园户植花如种黍粟,动以顷计”

这花户要么不种

一种就是公顷起

为了增加栽种的花卉品种

他们还发明了高超的嫁接技术

百花皆可接——

茄根上接牡丹则夏花而色紫

接桃枝于梅上则色类桃而冬花

李上接梅则香似梅而春花

投莲的于靛瓮中经年植之则花碧

用栀子水渍之则花黄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北宋 赵昌 《茉莉花图》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北宋 赵昌 《丝瓜花图》

匝街罗列起香风·卖花

五花八门的种花大法

不得不归咎于宋代兴盛的花市交易

早在唐朝时富人们便已经

“千金不惜买花栽”

而到了宋代,商业经济大肆繁荣

买花的风气深入到了民间

挨家挨户都开始插花、簪花、赏花……

于是,花农们日夜耕种

花商们“遍地开花”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南宋 佚名 《盥手观花图》

《东京梦华录》记录了

北宋汴京的花市盛况:

“是月季春,万花烂熳,

牡丹、芍药,棣棠、木香,种种上市,

卖花者以马头竹蓝铺排,

歌叫之声,清奇可听。”

这花里胡哨的花名都能组成一段rap了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清明上河图》中的卖花店铺

有诗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南宋虽比不得北宋富庶

却也偏安一隅

市民们对花的热情有增无减

街头巷尾莫不遍布着各异新奇的花店

卖花人天还未亮就要出门

他们将新鲜采摘的鲜花放在马头竹篮中

游走于街巷不知疲倦地吆喝

直至太阳下山才收摊回家

一年四季,风雨无阻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清 冯箕 《卖花图》

生意好时

不到下午花就被抢购一空

而一旦遇上了糟糕的天气

花贩子们便只能眼巴巴地45°仰望天空

期盼着雨过天晴

难怪陆游要将“卖花声”写进诗句里

江南朦胧细雨中那一抹卖花者的身影

不正是我们对于宋时温润生活所有的遥想吗?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明 佚名 《卖花图册页》

案头屋角四时新·买花

那花香从花贩的担子上 一路飘进了寻常百姓的厅堂

文人墨客的案头,富家小姐的闺阁

和僧侣的禅房……

人们仆前继后地买花

只为自己的生活也能飘香四溢

有滋有味

妆镜前是一位风华正茂的女子

她旁边摆放着一盆洁白清逸的水仙

与花园中的梅花掩映更添一份雅趣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宋 苏汉臣 《妆靓仕女图》

谁说出家人不能爱花?

一位年迈的尊者正坐于凭几之上

他精心采摘的牡丹花束散发出的

屡屡暗香

幽绕于青灯古佛之间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唐代 卢楞伽 《六尊者象》

苍翠的松柏下

两位智者正进行着一场

充满着哲理的对话

案桌上经函与瓶梅

梅枝倒挂

将雾林山石间的丝丝禅意点到为止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南宋 马公显《药山李翱问答图》

探寻宋人的起居

无论是床头还是案边

无不遍插着花束

这些娇艳欲滴,千姿百态的花朵

将平常的生活空间点缀地绿意盎然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南宋 马麟 《松阁游艇图卷》

深红浅白娇如面·插花

如何“插花”成了人们的心头大事

宋人丘浚撰写的《牡丹荣辱志》

专门介绍了插牡丹花的原则和方法

而李嵩的一系列花篮图

则更为直观地为呈现了当时宋时人们

卓绝的插花技艺与儒雅的生活格调

在一方精致编织的夏日竹篮中

盛放的大朵蜀葵为主花

栀子花、石榴花、含笑

萱草为配花簇拥周围

花篮整体色调偏素净典雅

犹如炎炎骄阳中一抹清透的泉水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南宋 李嵩 《夏花篮图》

与夏日的花篮不同

冬日的花卉则以色调艳丽的

带叶山茶花为主花

绿萼梅、白水仙、腊梅、瑞香

等搭配绿叶依次插放

丰满错落的花朵绽放在万籁俱静的季节

让严冬白雪不再单调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南宋 李嵩《冬花篮图》

多插瓶花供宴坐,为渠消受一春闲

便是宋人们最惬意的生活

那一枚小小的花篮

盛放的何止是四季的花草葳蕤

更是那一份对于诗意的眷恋和怀想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南宋 佚名 《胆瓶秋卉图》

头上花枝照酒卮·簪花

除了插花,“簪花”也是宋代

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

无论男女老少,地位尊贵卑贱

皆以簪花为荣

宋徽宗每次出游都

“御裹小帽,簪花,乘马”

从驾的朝臣侍卫们也纷纷效仿

春色何须羯鼓催?君王元日领春回

芍药牡丹蔷薇朵,都向千官帽上开

是宋代一道独有的风景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北宋 佚名 《赵佶像》

天子以身作则

百姓们自然紧随其后

“虽贫者亦戴花饮酒相乐……

其价甚穹,妇人簇戴,多至七插”

大街上妇女们个个成了“花痴”

而她们饱满的发髻

则成了供养鲜花的皿器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明 唐寅《王蜀宫妓图》

男子们也不甘示弱

苏东坡的头上插过牡丹

黄庭坚的头上插过黄菊

邵康节的头上插过杏花

那朵绽放在他们头顶的“小花”

彰表着他们如女子般爱美的决心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清 苏六朋《簪花图》

历来人们习惯将花的柔美、娇艳

与女子的媚态联系在一起

因而女子簪花是为普遍

然而在人人对“美”趋之若鹜的宋代

美的定义早已超越了阶层和性别

那是一个连男子簪花也无人侧目的时代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南宋 苏汉臣《货郎图》

如果宋代有微信

那么,男子们的头像应该是……

繁花落尽

烧香点茶,挂画插花

四般闲事,不许戾家

惜花如命的宋朝人

种花,卖花,买花,插花,簪花……

一朵花命运在它的种子落地之时

便注定了百转千回的人生花生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明 佚名 《蝶花图》

大地归于沉寂

鲜花们也随之落土为安

它们盛极一时的生命

曾点缀了这个繁华的世间

从此以后,当我们回望宋代

能够想起的除了

“青楼酒旗三百家”的灯红酒绿

“煮茗烧香了岁时”的书卷飘香

总还有那市巷、回廊、檐角、门庭

看不尽的

在宋代,一朵花的命运如何?
明 仇英 《汉宫春晓图》局部

牡丹、芍药、棣棠、木香

酴醚、蔷薇、金纱、玉绣球

小牡丹、海棠、锦李、徘徊

月季、粉团、杜鹃、宝相

千叶桃、绯桃、香梅、紫笑

长春、紫荆、金雀儿、笑靥

香兰、水仙、映山红……

*图片来源:中华珍宝馆及各大博物馆官方网站

参考资料

吴钩 《风雅颂》

宋 彭乘撰 《接百花》

宋 邵伯温 《闻见前录》

宋 张邦基 《陈州牡丹记 》

宋 孟元老 《东京梦华录》

玄枵 《男子簪花:一项纳入宋朝法律制度的艺术行为》

来源:公众号“博物馆丨看展览”

微信ID:atmuseum

原创文章,作者: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3hanfu.com/3466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