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圈中的单向崇拜链

历史上著名的诗人因其才华与人格流传后世,许多人把他们奉为偶像,成为其铁杆粉丝。殊不知偶像也有自己的偶像,甚至——环环相扣,构成了诗人圈中单向崇拜链

01 人人都爱苏轼,苏轼崇拜谁?

苏轼在诗词文书法等方面上的成就均臻于一流,可谓全能型选手。同时,他为官造福百姓,为人旷达乐观,对美食制作还颇有心得,因此,他一直是人们争相崇拜和喜爱的对象,上至皇帝太后,下到平民百姓,坐拥粉丝无数。其中,最“出格”的粉丝莫过于为了诵读偶像苏轼的诗歌,狠心将美貌妻子休掉的章元弼;地位最高的粉丝则是宋代的皇帝和太后,高太后就非常欣赏苏轼的才华,她在位期间,苏轼连连升官,得到重用;而在女性粉丝中,最幸福的当属王朝云,直接将偶像追到手,可谓“追星”典范。从粉丝的分布情况来看,苏轼真真是男女通吃,老少皆宜。

诗人圈中的单向崇拜链

全民偶像苏轼也有自己崇拜的对象。南宋罗大经曾言“本朝士大夫多慕乐天(白居易),苏东坡尤甚。”苏轼欣赏白居易闲适诗中淡泊平和的态度,两人都曾多次被贬,故而苏轼能与乐天心心相惜。作为粉丝,苏轼也非常“尽职”。多次自比乐天,“定是香山老居士,世缘终浅道根深。”作注美言道:虽然自己比不上乐天爱豆,但也可以和他一样享受闲适的生活呀!不仅自比,还强行要求他人“我似乐天君记取”,常常拍白居易的彩虹屁,“他时要指集贤人,知是香山老居士”。同时,多次化用白居易的诗歌,如:“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归处是吾乡”化用白居易的“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看到这,溯源君不禁感慨男神就是男神,即使化用也能不漏痕迹,浑然天成。

此外,白居易曾在忠州城东坡上栽树,并写下多首与东坡相关的诗歌,发现没有,苏轼的号也与之暗合,简直是要把追星写在脸上啊。

02 白居易却迷恋他

宋人喜爱的白居易也有自己钟情的对象,那就是晚唐李商隐。白居易的诗歌浅显易懂,但李商隐作诗爱用典故,以晦涩著称,且李商隐比白居易小41岁,看似毫无交集的两人,为何白居易会崇拜李商隐?答案只有一个——才华。李商隐虽为后生,但是作诗典丽精工,极具创造力,写下了惊艳无数人的诗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锦瑟》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无题》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无题》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登乐游原》即使白居易此时已名满天下,也忍不住向李商隐“递上膝盖”。甚至爱到深时,宁愿投胎作李商隐的儿子,“我死后,得为尔儿足矣”。(《唐才子传》)更有趣的是,白居易死后几年,李商隐真把自己的大儿子取作“白老”,但白老长大后鄙陋迟钝,温庭筠还开玩笑说:“如果你是白居易转世,也太尴尬了吧?”

诗人圈中的单向崇拜链

不仅如此,白居易去世之前,更是点名要李商隐为自己撰写墓志铭,可见他有多么看重李商隐。

03 李商隐心中的偶像是——

才华横溢的李商隐也有自己的偶像,那就是杜甫。别人盲目追星,李商隐则是努力向偶像看齐。杜甫的七律组织严密,跳跃性极大,能够做到变化莫测而不离规矩。李商隐向杜甫学习的就是这严密而跳跃的七律。同时,李商隐跟杜甫一样,都忧国忧民,使他能够与杜甫在心灵上得到感应,在诗歌创作时达到“浑”的境界。作为粉丝的李商隐,也会不经意间拍拍杜甫的马屁,极力赞扬他的诗文,认为杜甫与李白的才气大体相当,天、地、人和世间万象都在他的笔下得到展现。只有像杜甫这样有才华的男神,才值得皇帝的赏识。

诗人圈中的单向崇拜链

04 杜甫却是他的迷弟

公元744年,未能考上进士的杜甫,在洛阳遇到了被玄宗赐金放还的李白,此时,李白已经红得发紫,杜甫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两位中国诗坛上的顶尖人物就这样见面了,闻一多说这是“青天里的太阳与月亮走碰了头”。

诗人圈中的单向崇拜链

从此之后,杜甫对李白念念不忘,成了他的铁粉,为偶像写下无数诗篇,有直白如《赠李白》 (二年客京都)和《赠李白》 (求来相顾尚飘蓬)。还有表示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李白的诗歌:

春天想你:

《春日忆李白》

冬天想你:

《冬日有怀李白》

天黑了想你:

《天末怀李白》

喝酒时想你:

《饮中八仙歌》 (李白斗酒诗百篇)

梦里还是想你:

《梦李白二首》

送别朋友也想你:

《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

想和你去找朋友玩耍:

《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

通过这些诗,可以看到,杜甫在追星路上真正做到了为你写诗,为你静止。甚至在李白因为参与永王叛乱,失败后被流放了,杜甫仍然站出来为李白打call,愿为他背叛全世界: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不见》

李白偶尔也会想起这位弟弟,并亲自写过三首诗(有说两首)赠与杜甫,即《戏赠杜甫》、《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和《沙丘城下寄杜甫》。相较之下,李白远不及杜甫爱得深沉啊。

诗人圈中的单向崇拜链

05 李白爱的另有其人?

李白对杜甫并不感冒,但他也追星路上的一把手,谢灵运、谢安、陶渊明经常在他诗歌中被艾特,还动不动对他们表真心。除了以上三位,他追得很厉害的还有一位,那就是孟浩然。

诗人圈中的单向崇拜链
孟浩然

在他的笔下,孟浩然已然是那窗口的一抹白月光、胸前的朱砂痣。开元十三年李白正在全国各个网红景点打卡,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洞庭襄阳一带,而襄阳就是孟浩然的故乡,两人同游黄鹤楼后,李白为偶像写下千古名篇《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此后一别,李白仍对孟浩然念念不忘,“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爱就要大声说出来!“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翻译过来就是:偶像就是一座我无法逾越的高山,李白我佩服的五体投地。除此之外,还写有《春日归山寄孟浩然》《淮南对赠孟浩然》《游溧阳北湖亭瓦屋山怀古赠孟浩然》等诗。总之,就是为孟夫子所倾倒。不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李白虽给杜甫回诗回得少,但孟浩然可是一首都没有给李白回复呢!

06 原来他才是最后赢家

孟浩然本有济世之志,奈何时运不济,在40岁那年进京赶考,不幸落第,黯然离开长安时,谁都没有联系,就单单给王维留下一首诗。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

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

只应守索寞,还掩故园扉。

——《留别王维》

这首诗中我们的孟夫子感叹知音太少,能够了解自己心事,赏识自己才能的只有王维一人!言辞坦率,情感真挚,尽是对王维的关切和珍重。孟浩然与王维早年都曾有济世之志,在后半生中都选择了隐居,有着相似的经历。两人作为盛唐山水田园诗的代表人物,热衷描写山水风光和田园生活,在诗歌中也透露出相似的隐逸心态和佛禅思想。“平生谁见重,应只是王维”(《过孟浩然旧居》),正是王维的“见重”,让孟浩然待之与他人不同,可见孟浩然对王维的欣赏与喜爱根源于才气、性情相投。

诗人圈中的单向崇拜链

转了一圈,没想到王维成了最终赢家。以“诗佛”著称的他,精通诗、书、画、音乐等,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更以一己之力将盛唐的山水田园诗推向更高一层。开元前期,山水诗主要出自南方,到王维手里,北方雄伟的山川风貌才得以充分展示。不仅是诗歌题材的开拓,更有诗歌技巧的加持。苏轼曾赞王维的诗歌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在作诗时能吸收绘画技巧,充分利用色彩展现意境两浑的境界。同时将禅趣与诗情结合,使山水之美显露在永恒的空静之中。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辛夷坞》

或许,他也担得起最后的赢家。那么,问题来了,王维你中意谁呢?

转载自公众号:文化溯源

原创文章,作者: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3hanfu.com/3526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