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他,一个90后,却已是汉服界赫赫有名的专家;他,一身短打,仿佛是武侠小说中走出来的逍遥剑客。他们,一个从高中时初涉汉服制作,到如今致力于中国古代服装文化的研究;一个放弃稳定的工作,如今专注于中国甲胄研究。琥璟明和梁启靖,两个生活本无关联的年轻人,因为汉服和铠甲走到一起。无论是草长莺飞的江南小景还是金戈铁马的大漠风情,都是他们的研究课题,可谓是刚柔并济、文武兼备。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琥璟明在初中时偶然通过互联网了解到有一群年轻人在复兴汉服,他们峨冠博带,行走在钢筋水泥构筑的现代城市中,举手投足间风神秀异。那种对失落的华夏之美的追思震颤了琥璟明,从此,他迷恋上了中国传统服饰,在高中时开始尝试汉服制作。琥璟明发现,国内在古代服饰研究方面非常理论化,虽然有沈从文、周锡保这样的服饰史大师,但他们更多的是从史料、文献、文物方面去考证,并非植根于如何制作和还原汉服。为此,琥璟明在大学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服装设计专业。虽然学校教授的是西式裁剪,但四年的专业学习培养了他的动手能力,并加深了对服装的理解。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琥璟明复原战国(赵国)武士装束

琥璟明在学习之余潜心研究汉服制作,渐渐地,他掌握了各个朝代不同款式汉服的制作要点。比如周秦汉时期的深衣是将上衣下裳分裁后再相连,用布十二幅,以应一年有十二月之说;垂直的背缝线以示做人要正直,水平的下摆线以示处事要公平;战国中叶出现的圆领衣最初为半边曲领、半边直领组成“单边圆领”,后逐步演变成里外皆为曲领的样式;汉代的衣服,在它的衣领里普遍要加一些丝棉,那样能将人的上半身塑造得更加丰伟。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琥璟明复原西汉初期步卒装束

在琥璟明看来,中国服饰艺术最突出、最概括的审美特征是天人合一、秩序为美。最令琥璟明自豪的是,他曾经通过科学的方法检查出了考古简报上的错误。大三时,琥璟明去荆州博物馆参观马山楚墓出土汉服,隐约觉得简报上的图纸不正确,于是拍下照片,记录下简报上提供的几个关键测量数据,用数学建模的方法,将这件汉服的数据全部推算出来,结果发现简报上的图纸画错了。时隔数年,当他终于有机会近距离看实物时,测量的结果证明他的推论是正确的。多年的刻苦钻研,让他对汉服中体现出的秩序之美有深刻的感悟,并纵横双向缕清了不同时期、不同纬度汉服的规律,以至于看到某件汉服,他的脑海中便能浮现出服装的平铺图。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琥璟明复原东汉农夫装束

汉族祖先讲求文武兼备,为了更好地唤醒古代服饰无人涉足的领域,琥璟明将目光投向了更为小众的古代铠甲复原。这时,一身短打,满怀英雄情结和尚武精神的梁启靖走进了他的视野。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梁启靖原本在航空公司任空中调度员,从小有英雄情结的他常常幻想自己身披盔甲叱咤沙场的情景。当看到作为尚武精神象征的盔甲与冷兵器被如今快餐化的电影和电视剧糟蹋得面目全非时,梁启靖感到了不安。他害怕长此以往,后人也许再也无法想象祖辈英雄的真正装扮和模样了。于是,心中那份无法割舍的情怀让他义无反顾地放弃稳定工作,创办自己的工作室,潜心研究制作古代铠甲。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梁启靖团队进行铠甲制作

铠甲的复原不同于复制,复原工作需要进行大量研究、勘察和实践,在视觉形态、文化和历史的承载方面要求很高,从技术、实用和人体舒适度上也更专业。很快,梁启靖遇到了两大难题,第一是出土文物的缺失,许多出土的铠甲由于保存不当或盗墓所致,发生了甲叶位移甚至全部脱散,内衬结构和编连方式都有所缺失。第二是文献记载的缺失,文献对铠甲的记载往往过于精简、抽象,且少有配图,根据纯粹的文字难以想象出具体的形态。但复杂的现实情况并没有阻挡梁启靖的钻研之心,他和团队成员反复参考文献以及考古资料,对铠甲的历史背景和作战用途等相关的知识进行全盘考量,同时参照出土铠甲实物及同时期或年代接近的陶俑、壁画、简牍,对它们的共性进行归纳与总结,从而对出土铠甲中缺失的细节进行补充,并在设计方案时把人体运动的因素在每个铠甲的部位进行合理设计。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铁铠局部与头盔甲叶

复原铠甲是一个系统工程,由于并没有太多经验可资借鉴,因此更多的是依靠自身去探索试验。四年多来,梁启靖和他的团队做了几十套各种朝代时期和款式的铠甲,但最终能呈现的只有几套,很多都是作为废品销毁了。浮躁的年代,梁启靖的一丝不苟刚在开始时并没有被认可,他的工作室曾一度徘徊在“生死线”上。但是,被视为另类的梁启靖却拥有一群同样怀揣英雄梦的伙伴,他们相互支持,不离不弃。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唐代头盔红缨的安装

无数次的失败,再爬起,梁启靖终于探寻出了一套铠甲的制作方法。第一步:制作等比例的纸模型或塑料模型,由于金属甲叶本身并不能很好地随身体动作弯曲,所以需要以绳索为媒介来实现铠甲对人体的适应,模型能有效检测编连方式及甲叶的组合是否正确合理。第二步:用金属材料制作所需数量的甲叶,其中钢质甲叶还需要做热处理以提高强度。第三步:用绳带将甲叶按设计组编。第四步:给铠甲装内衬做包边。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头盔的纸模型和成品

看似简单的四个步骤,但实施的难度超乎想象。团队复原过一套筩袖铠,其原型是陕西西安汉长安城武库遗址出土铁甲残件。制作时要将铁皮加工成指甲盖大小的铁片,然后淬火打孔,最后用绳带将3262片钢质甲叶穿在一起。,甲身完工后如水波一般柔软,令人叹为观止。从设计到成品,整套铠甲耗时整整十个月。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梁启靖团队复原西汉武帝时期·甲士装束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梁启靖团队复原西汉晚期·武官戎装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梁启靖团队复原盛唐时期·甲骑装束

2016年4月,一场名为《盛世衣冠》的汉唐服饰文化艺术展在武汉博物馆拉开帷幕。琥璟明正是这场展览的策展人,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他和梁启靖团队共同复原的铠甲亮相展览。威武精致的铠甲带领观众追慕古昔战士的勇猛雄风,展现了华夏民族屹立天地的铮铮铁骨形象。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何意百炼刚 化为绕指柔 ——致力于汉服与铠甲复原的年轻人们

张祜诗曰:“精华在笔端,咫尺匠心难。”匠心之难既在于“匠”,更在于“心”。墨守成规之心、生搬硬套之心、随众之心只会与其南辕北辙。它是文化的传承,更是精益求精的代名词,有曲高和寡的萧索和寂寞,宁愿孤身疾行也不愿停下前进的脚步。

原创文章,作者: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3hanfu.com/14938.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