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一、分析山寨汉服的成因

最近几年,随着汉服的普及和产业化,山寨汉服的现象也变得越来越普遍了。今年汉运进入第十六个年头,汉 界争议的焦点从形制正确与否渐渐转向山正区分,既是现代汉服运动对于形制构建日趋完善的结果,同时也 是汉服产业逐步走向商业化、逐步向社会主流靠拢的表现。山寨汉服本质上就是对原创汉服商家知识产权 的窃取,而偷窃知识产权也是盗窃的一种形式,没有任何理由得到纵容姑息。

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炯冰的汉服好像偏影楼

其实山寨汉服现象的出现虽在计划之外,使我们始料未及,细思之下却在情理之中—— 其成因归根结底就是钱,有利益的驱使、同时又缺少惩罚抄袭带来的成本,汉服山寨就会层出不穷。这一方 面来源于市场监管不力、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法规不够健全,另一方面原因又来自于消费者,原版汉服的 平均价格高于一般消费者的承受能力或心理预期,同时 汉服租赁和二手交易市场不够健全,导致不以日常穿着为目的的汉服购买成本高昂,那么在这片汉服快消领 域的空白被补充完善之前,一些希望靠短时间内穿汉服吸引关注度创收的这些消费者就容易转向山寨。

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然而,原创汉服的价格普遍偏高背后也有复杂的成因,并不能简单归因为店主是“贪图利润”。我认为,一个汉服原创店至少有这样几重成本:首先,一件原创汉服的图案颜色、布料搭配这些艺术设计本身就是一种脑力 劳动, 而将这些设计好的样稿裁剪出成衣批量销售时,又面临着不受市场欢迎、产品滞销的风险。同时在完成这 一系列行动的过程中,还有新人培训、店面运营、模特妆娘、客服工资等等需要支付的项目,而一个汉服山 寨店不仅可以免除上述绝大部分的成本,更有一个“后发优势”,那就是只选择销量有保障的爆款来抄袭,以便最大程度的分流该款式汉服原创店的利润。 如果是山寨汉服高仿,可能连进入汉服圈多年的老同袍也不容易分辨,那么很多新人为了避免中招可能直接 山正都避开;而山寨汉服如果是劣质低仿,那又在无形中败坏其原创店的名声。

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原创成本高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汉服的断代。由于汉服在明清易代之际至今断代了三百余年,很多形制 细节尚待考证,那么汉服作为一件商品的版型就存在着被质疑甚至是被否定的风险,这个试错的成本也是全 权由原创汉服商家承担的。像有一些例如“魏晋风格”的服饰可以火爆一时,之后又被开除汉服成为“时代的 眼泪”,那么对于魏晋风的投资就成了损失。

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诚然,有破方有立,否定自己的过去也是进步的一种,这既不算商家的错,也不是出于汉服考据工作者的恶意, 而是汉服断代太久之后再重新拾起它所要付出的必然代价。除开上述这些会造成原创汉服价格高昂的诸多客观因素以外,即便这个商家纯粹是出于利益最大化的考虑 而给自己的商品漫天要价,那么自有市场规律来惩罚他。汉服市场虽然小,却还是自由竞争的,新商家准入门 槛并不高,顾客也有较为充分的选择,如果一个原创商家定价十分不合理、性价比极低 ,消费者不会买帐,那么这个商家很快就会被淘汰出局,用不着通过买这家的山寨的方式来进行平衡。贵,不 是支持剽窃盗版的正当理由。汉服毕竟不是像救济粮、救命药这样维持生命的必需品,原创商家给自己的 产品保留利润空间是合情合理的。

二、论述反山寨的原因

由于汉服同时兼具了“商品”和“民族服饰”这样两大双重属性,不熟悉汉服复兴理念的非同袍消费者们(也就 是大家常说的“圈外人”)常常会有这样一个错误认知:以复兴汉服为己任的同袍才有义务维护原创,因为他们 有情怀要付出、有意愿支持民族复兴事业;“圈外人”作为消费者没有这个义务抵制山寨,因为 汉服对他们来讲只不过是一件衣服,一个普普通通的商品,那么我不偷不抢,花的是自己的钱就理所当然有选 择价格最低廉的那款的自由。 实际上,山正问题不仅仅是商家之间的利益之争,更关乎汉服运动的长久发展。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片 土地上,我们每个人都是休戚相关的命运共同体,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有句话讲,“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 是无辜的。”即便你不认可同袍身份,你的每一次购买决策,事实上都是在用手中的人民币投票,为你所支持 或反对的那一方投出强有力的一票。资本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在当下这个 “利”字当先的社会,支持山寨对于汉服复兴运动的破坏力,可能比那所谓的“满遗”“清粉”破坏力还要强大。 汉服的颜色搭配作为一种艺术作品,每一件原创都承载了设计人的审美、情感和性格特点,是原创者独一无 二的灵感让一件汉服作品有了灵魂,这才是这件衣服最能打动人的地方。画骨画皮难画心,山寨学得再像,终 究也只是学个外观罢了,不肯能是这个原创者的思想内涵。“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 铭”。

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如果真的有一天,山寨成功排挤出了所有的原创商家,那么我们能够在市面上买到的汉服,就只剩下了空有皮 囊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劣币会驱逐良币,在同样的市场条件下,如果山寨和原创同等获利,那么原创就会被 迫退出市场。即使原创商家勉强生存,也因为山寨拉低了汉服的平均审美和质量而不得不放弃自己原先的 工匠精神被迫粗制滥造 ,这对于我们的汉服复兴事业也无疑是一大悲剧。

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国际上确实有很多大牌有这个余力骄傲的宣称自己不断 被模仿、从未被超越,但是汉服商家不一样,汉服运动本就来之不易,它依然实力还很弱小,这个时候就开始 盗版猖獗,那么无疑是让本就极为稚嫩的汉服产业更加雪上加霜。偷窃设计成果和偷窃他人财物没有本质 上的区别, 拒绝盗版本就是一个遵纪守法的现代公民应该自觉坚守的原则,这是本分,不是情分。形制正确与否是一个学术问题,而山寨是否支持却是个道德问题;前者学术不精可以被原谅,后者知山买山无法洗白。汉服运动若 不想作昙花一现,有一项需要坚守的原则就是将反对山寨作为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 诚然,山寨汉服只要形制正确那么它从外观上来看也是汉服。然而这样的汉服早已消磨了作为民族服饰的 意义,早已玷污了它那条象征为人正直的中缝。山寨的价格低廉、产量巨大,固然在客观上有利于汉服的普 及,然而通过纵容山寨的方式达到的“汉服复兴”本身就是对汉服运动初心的一种消解。因为, 不择手段的成功,比失败更可怕。如果我们满口仁义道德,却首先对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置若罔闻;如果我们 满口民族大义,却首先对原创汉服商家的死活袖手旁观,那么这样下去即使全中国人手一件汉服也只会是表 面上衣冠齐整、背地里抄袭盗版剽窃的伪君子,这样的情景,我们的汉人祖先们若是泉下有知,只会比汉服从 未复兴还要感到寒心。

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汉服商圈不是法外之地。 汉服虽是一个最近十几年才有的新鲜事物,各种规范还不够成熟,但不代表社会上那些已经约定俗称的规则 就不适用了。在购买婴儿奶粉、化妆品、名牌包这些商品时必定严格核查、力求真品,甚至可以为了追求 保真而不惜另外花钱请海外代购;即便是去每日楼下的早餐店喝豆浆,也希望它是真的黄豆制成的豆浆而不 是各种化学 添加剂勾兑出来的。为什么在购买食品、奢侈品时如此在意正版原装,在于汉服的时候就不在乎了呢?究其 根本还是把自身利益至于民族利益之上,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超过了重视自身道德原则的修为。

三、支持民族产业的意义

当年孙中山先生倡导推翻满清王朝的革命事业,前前后后有无数热血的仁人志士、海外华侨不惜代价捐助, 其中浙江籍富商张静江一次性就捐赠了三万两白银,檀香山华侨邓松盛变卖了他经营的商店和农场,亲哥哥 孙眉多次变卖养的牛犊等家产(《走向共和》里有这个情节),宋庆龄的父亲宋嘉树倾尽一切为革命 筹集巨额经费,几次到濒临破产的地步。名单太长这里实在无法一一列举,我想说的是,要知道,孙中山先生 当时的事业是很烧钱的,何况首先要经历反反复复的失败才有了最终的辛亥革命的成果。它之所以能成功 推翻满清王朝、建立民国、成就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就与参与革命的汉族人的团结是分不开的。

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我们的 汉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我们的民族从来就不缺少优秀的人才、更不缺少实现盛世的条件;纵观历史,往往 能发现,一场抵御外侮的努力失败了,首先也是因为我们汉人内部人心思变、独善其身;一次看似实力悬殊的 战役却可以因为全军上下的破釜沉舟、众志成城而大获全胜。兴盛源于团结、祸患生于内斗,九州陆沉、 南明覆灭的历史教训还在,当历史再一次赋予了二十一世纪的汉人这个光复民族、重振门庭的大好机遇,我 们实在没有理由辜负它。

莫让山寨窒息了汉服运动

当今的社会,除了我们汉界的同袍、深受民族复兴精神感召的兴汉同道以外,究竟还有多少事业做大了的民营企业家愿意像一百年前那样毁家纾难的支持我们汉服复兴运动,我并没有这个把握。资本是逐利的,那么 在西方文化等在中国的 话语权依然强势的情况下,我们能够壮大汉服运动实力最大的胜算,就是让我们同袍自己首先强大

原创文章,作者: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3hanfu.com/15849.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